欠条之下的财产赔偿
------陈*英与杨*亮保管合同纠纷案
案情:
      陈*英是北京市朝阳区爱家投资控股集团有限公司总裁也是该公司实际控制人;杨*亮是该公司职员,2015年9月5日应聘入职为陈*英专职司机。
      2016年1月某日,陈*英在自己经营的北京爱家收藏公司购买了一件白玉手把件(价值14万元)准备送人,但因当日有事儿,白玉手把件未在当日送出,于是便将白玉手把件交随从的司机杨*亮保管,杨某于是将白玉把件放在轿车搁物盒内。事情经过3日后,陈*英想起了白玉手把件,于是向杨*亮索要,杨*亮到轿车内寻找时发现白玉手把件已不在轿车内,双方为此产生纠纷。
      2016年1月28日在该公司人资部门领导的要求下杨*亮向陈*英出具欠条一份,载明:“今欠白玉款50000元整。2016年1月28日。杨*亮。”2016年3月份、7月份、8月份该公司先后扣除杨*亮工资4467元,2016年6月份、11月份、12月份各扣工资2000元,共计扣款19401元。2017年2月杨*亮辞职。
办案过程:
       因杨*亮仍欠陈*英赔偿款30599元,2017年11月陈*英委托律师向北京市海淀区人民法院起诉。
       在庭审中,杨*亮辩称:自己虽是陈*英的专职司机,但陈*英也会开车,陈*英及其爱人都持有该轿车的钥匙;白玉把件放在车内已有多日,期间该车也有人开过; 当时自己写欠条是因为自己是该公司职员,写欠条是迫不得已,为了保住饭碗才写了欠条,所以写欠条也是被胁迫的;这个白玉把件其实不值14万元,陈*英在自己的公司拿的东西,在市场上不值这么多钱。
       代理人认为:自陈*英将白玉把件交给杨*亮,杨*亮便负有妥善保管白玉把件的义务;白玉把件作为手持物,杨*亮完成有能力保管好;自陈*英将白玉把件交给杨*亮保管至发现白玉把件丢失,杨*亮没有及时发现白玉把件丢失的事实,这说明杨*亮没有尽到管理人的责任,其行为具有重大过错;杨*亮虽然是爱家投资控股集团有限公司的员工,但员工与公司并没有专属性,其完成可以辞职、离职,没必要为了保住饭碗违心向原告出具欠条,因此,杨*亮辩称的胁迫,不符合客观现实;杨*亮作为完全民事行为能力人,应当认识到写欠条给自己带来的法律后果,因此,杨*亮的相关辩解苍白无力,不能证明其相关辩解。
       二〇一七年十一月二十八日北京市海淀区人民法院作出判决,判决:
       一、杨*亮于本判决生效后七日内向陈*英支付30599元;
       二、驳回陈*英其他诉讼请求。
       如果未按本判决指定的期间履行给付金钱义务,应当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二百五十三条之规定,加倍支付迟延履行期间的债务利息。

附:(民事判例)
陈*英与杨*亮保管合同纠纷一审民事判决书
北京市海淀区人民法院
民事判决书
(2017)京0108民初19527号
       原告:陈*英,男,196*年*月*日出生,汉族,住北京市海淀区。委托诉讼代理人:郭叔平,河北恒星律师事务所律师。
       被告:杨*亮,男,198*年*月*日出生,汉族,住河北省保定市唐县。原告陈*英与被告杨*亮保管合同纠纷一案,本院于2017年4月17日立案后,依法适用简易程序,公开开庭进行了审理。原告陈*英委托诉讼代理人郭叔平与被告杨*亮到庭参加诉讼。本案现已审理终结。
       陈*英向本院提出诉讼请求:1、要求被告偿付原告30599元及拒付欠款的利息238.67元(利息暂计至起诉之日,后续利息计算至欠款付清之日);2、判令被告承担本案全部诉讼费用。事实与理由:被告于2015年9月5日起在北京市朝阳区爱家投资控股集团有限公司做原告的专职司机,2016年1月被告在工作时因保管不善,将原告所有的白玉丢失。为此,被告向原告出具欠条一份,载明:今欠白玉款50000元整。欠条出具后,被告先后共偿付19401元,截止2017年2月22日,被告仍欠原告30599元未偿付。原告多次催要,被告均拒付。故诉至法院,望判如所请。杨*亮辩称,玉不是我弄丢的,车辆也不是我一个人开,事发当天还有一个公司外的人员使用该车辆。我当时是在原告的公司任司机,但是不专门开这一辆车,这辆车别人也能开。已经给的那一万九是公司从我工资里面扣除的。本院经审理认定事实如下:杨*亮曾任爱家投资控股集团有限公司司机,陈*英系该公司总裁。陈*英主张在杨*亮任职其专职司机期间,其将2016年1月购买的一个白玉手把件临时放在车上,因杨明亮保管不善,将该白玉丢失,陈肖英向本院提交了:1、署名为杨明亮的欠条,载明:“今欠白玉款50000元整,伍万元整。2016年1月28日。杨*亮。”2、白玉手把件购买收据一张,载明:日期为2016年1月23日,购买金额为14万元。3、爱家投资控股集团有限公司出具的证明,内容为:我公司受陈*英委托并经杨明亮同意,分别于2016年3月份、7月份、8月份各扣工资4467元,2016年6月份、11月份、12月份各扣工资2000元,共计扣款19401元,前述款项作为杨*亮对陈肖英白玉赔偿款的一部分。经质证,杨明亮认可欠条是其签写的,但称是因为公司领导当时说先内部调查,让其签这个欠条把事儿压下来,还承诺给其一个装修的活儿干,所以才签的欠条,而且当时公司出示的购买收据是5万元的,所以才写了5万元的欠条;对白玉购买收据的真实性不认可,称在公司内部调查时人力资源经理向其出示的收据是5万元的;对工资扣发证明认可。杨*亮就其陈述的情况未向本院提交证据。经询,陈*英称当时已经考虑了杨明亮的经济状况,所以只向其主张了5万元的损失。白玉丢失后,双方均未报警处理。本院认为,根据现有证据可以认定,在杨*亮担任陈肖英的专职司机期间,陈*英将白玉手把件一个临时放在车上,后因保管不善,该白玉手把件丢失。丢失后双方均未报警,而是自行协商解决。杨*亮于2016年1月28日向陈*英出具了欠条一张。庭审中,杨*亮虽辩称签写的欠条并非其真实意思表示,但未向本院提交任何证据,相反,陈*英提交的证据与其陈述的事实可以相互印证,故对杨*亮的抗辩意见,本院不予采纳。杨*亮所签欠条应视为双方对白玉丢失一事自行协商后达成的责任分配意见,杨*亮作为完全民事行为能力人,应当对自己签写的欠条承担相应法律责任。现陈*英按照欠条载明的金额并扣除已偿付的19401元后,向杨*亮主张30599元欠款,理由正当,本院予以支持。对陈*英主张的欠款利息,本院考虑案件实际情况不予支持。综上所述,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合同法》第三百六十九条、第三百七十四条之规定,判决如下:
      一、杨*亮于本判决生效后七日内向陈*英支付30599元;
      二、驳回陈*英其他诉讼请求。如果未按本判决指定的期间履行给付金钱义务,应当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二百五十三条之规定,加倍支付迟延履行期间的债务利息。
      案件受理费285元(陈*英已预交),由杨*亮负担,于本判决生效后七日内交纳。如不服本判决,可在判决书送达之日起十五日内,向本院递交上诉状,并按对方当事人的人数提出副本,上诉于北京市第一中级人民法院。

                                审判员  游*飞

二〇一七年十一月二十八日

书记员 刘*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