卖方销售员签收《收货单》,买方收货后拒绝承认收货,卖方该如何维权?
--------宁波天安(集团)股份有限公司与西安市艾森特科工贸有限责任公司艰苦卓绝的买卖合同纠纷案
案情:
宁波天安(集团)股份有限公司销售经理田军辉,长期驻守于西安市从事电器销售工作。
2010年12月30日,原告宁波天安公司销售经理田军辉代表公司与被告西安市艾森特公司签订了一份《天安集团输变电设备销售合同》,合同约定:艾森特公司从宁波天安公司购买灯箱式地埋箱变四套,设备价款共计63.9万元,交货地点为西安市草堂开发区,联系人为彭振华;原告宁波天安公司在收到被告艾森特公司最后认定的技术要求之日起25日内交货,运输方式为汽运;付款期限为签约后8天内预付货款10万元,余款在货到10天内付到60%,通电运行(不迟于2011年4月28日付到95%),余5%作为质保金在满一年到期10天内一次付清。
2011年3月10日,原告宁波天安公司销售经理田军辉又代表该公司与被告艾森特公司签订《天安集团输变电设备销售合同》一份,约定:艾森特公司从原告宁波天安公司购买高压环网柜10台,设备价款共计8.68万元,交货地点为西安广厦水岸东方,联系人为周算术;原告宁波天安公司在收到被告艾森特公司最后认定的技术要求之日起10日内交货,运输方式为汽运;付款期限为签约后5天内预付货款4万元,余款在货到之日起40天内付到90%,余10%质保金一年期满付清。
2012年7月16日,田军辉代表宁波天安公司再与被告艾森特公司签订了一份《天安集团输变电设备销售合同》,合同约定:被告艾森特公司从原告宁波天安公司购买20KV箱式变电站一台以及20KV户外环网箱一台,设备价款共计57万元,交货地点为西安市指定地点,联系人为周算术;宁波天安公司在收到被告艾森特公司最后认定的技术要求之日起23日内交货,运输方式为汽运;付款期限为签约后10天内预付货款7万元,余款在货到90日内付到60%,送电正常或不迟于货到之日起180天内付到90%,余10%质保金货到18个月满10天内无问题一次付清。
上述三份合同签订后,原告依约先后通过汽运的方式按西安市艾森特科工贸有限责任公司的指示向该公司交付了箱式地埋箱变四套、高压环网柜10台、20KV箱式变电站一台以及20KV户外环网箱一台。货到指定地点后,被告均未派人验货、签收,只有田军辉在《收货单》进行了上签字确认。自2012年10月至2015年1月西安市艾森特科工贸有限责任公司仅按三份合同的约定在合同签订后向原告支付了预付款26万元,剩余货款在收货后未支付。后原告多次、派多人到西安市未央区上门催收,但被告均以未见到设备、货物为由赖账。

律师办案经过:
2015年12月本律师接受委托,代理原告办理本案。虽原告催收员于2015年1月31日在《账户核对回执单》上加盖了被告单位印章,但仅凭借盖章的《账户核对回执单》很难保证胜诉的结果。为此代理律师“乔装打扮”以“售后服务”的方式寻找运至西安市的变电设备,先后到达了“西安广厦水岸东方”、“西安市草堂开发区”等处,经多次反复寻找,找到了部分外环网箱和灯箱式地埋箱变,并取得了用户对设备使用状况的证明及签字盖章确认。
2015年2月4日本案开庭审理,原告销售经理田军辉在西安市未央区人民法院门口阻拦本律师出庭,并告知本律师运至西安市的相关设备并未移交给被告,要求本律师申请撤诉(事后经了解得知,原告拖欠田军辉销售提成已多年)。
本案开庭审理过程中,争议的焦点为:1、被告西安市艾森特科工贸有限责任公司是否收货;  2、《账户核对回执单》上载明的,截止2015年3月19日我公司(被告)确认应付贵单位(原告)产品款103.58万元,能否作为定案的依据?
本律师向法庭出示了用户对设备使用情况的证明,用以证明,西安市艾森特科工贸有限责任公司已收货,且已经将设备交用户使用。针对被告提出的,《账户核对回执单》上该公司印章为虚假印章的陈述,法庭要求被告申请对印章真实性的鉴定,但被告未按期申请。
二〇一六年七月二十一日西安市未央区人民法院作出(2015)未民初字第08014号民事判决书,判决:
(一)、被告西安市艾森特科工贸有限责任公司于本判决生效后十日内向原告宁波天安(集团)股份有限公司支付货款46.58万元并承担逾期付款利息(以46.58万元为基数,自2012年10月1日至判决给付之日,按照中国人民银行同期贷款利率计算);
(二)、驳回原告宁波天安(集团)股份有限公司其余诉讼请求。
本判决现已生效且执行完毕。

附:(民事判例)
西安市未央区人民法院民事判决书
(2015)未民初字第08014号
原告宁波天安(集团)股份有限公司。住所地:象山丹东街道丹阳路****号。
法定代表人蒋善武,总经理。
委托代理人:郭叔平,男,该公司法律顾问。
被告西安市艾森特科工贸有限责任公司。住所地:西安市未央区雅荷一路中环大厦****号。
法定代表人彭振华,董事长。
委托代理人王武荣,北京市康达(西安)律师事务所 律师。
委托代理人马岩,北京市康达(西安)律师事务所实习律师。
原告宁波天安(集团)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宁波天安公司)与被告西安市艾森特科工贸有限责任公司(以下简称艾森特公司)买卖合同纠纷一案,本院依法组成合议庭,公开开庭进行了审理。原告宁波天安公司委托代理人郭叔平,被告艾森特公司委托代理人王武荣、马岩到庭参加诉讼。本案现已审理终结。
原告宁波天安公司诉称,被告为购买灯箱式地埋箱变、高压环网柜、箱式变电站、电缆分接箱等设备与其签订了129.58万元《购销合同》。合同签订后,其依约履行了交货义务,但被告至今仍拖欠设备款103.58万元。故诉至法院,请求判令被告给付设备欠款103.58万元及自2011年4月9日至全部设备欠款清偿完毕之日止的逾期利息;案件受理费及其他费用由被告负担。
被告艾森特公司辩称,其欠付设备款项金额为46.58万元,请求驳回原告超出部分的诉讼请求。
经审理查明,2010年12月30日,原告宁波天安公司与被告艾森特公司签订《天安集团输变电设备销售合同》一份,约定被告艾森特公司从原告宁波天安公司购买灯箱式地埋箱变四套,设备价款共计63.9万元,交货地点为西安市草堂开发区,联系人为彭振华;原告宁波天安公司在收到被告艾森特公司最后认定的技术要求之日起25日内交货,运输方式为汽运;付款期限为签约后8天内预付货款10万元,余款在货到10天内付到60%,通电运行(不迟于2011年4月28日付到95%),余5%质保金满一年到期10天内一次付清。2011年3月10日,原告宁波天安公司与被告艾森特公司签订《天安集团输变电设备销售合同》一份,约定被告艾森特公司从原告宁波天安公司购买高压环网柜10台,设备价款共计8.68万元,交货地点为西安广厦水岸东方,联系人为周算术;原告宁波天安公司在收到被告艾森特公司最后认定的技术要求之日起10日内交货,运输方式为汽运;付款期限为签约后5天内预付货款4万元,余款在货到之日起40天内付到90%,余10%质保金一年期满付清。2012年7月16日,原告宁波天安公司与被告艾森特公司签订《天安集团输变电设备销售合同》一份,约定被告艾森特公司从原告宁波天安公司购买20KV箱式变电站一台以及20KV户外环网箱一台,设备价款共计57万元,交货地点为西安市指定地点,联系人为周算术;原告宁波天安公司在收到被告艾森特公司最后认定的技术要求之日起23日内交货,运输方式为汽运;付款期限为签约后10天内预付货款7万元,余款在货到90日内付到60%,送电正常或不迟于货到之日起180天内付到90%,余10%质保金货到18个月满10天内无问题一次付清。
庭审中,原、被告对双方签订了上述三份合同,被告艾森特公司于2011年1月26日支付15万元、2011年3月15日支付4万元、2012年8月24日支付7万元以及原告宁波天安公司已经履行了2010年12月30日、2011年3月10日签订的二份《天安集团输变电设备销售合同》的交付义务均无异议。关于2012年7月16日签订的《天安集团输变电设备销售合同》,原告宁波天安公司称其工作人员田军辉于2012年10月底将货物已交付给被告艾森特公司,但艾森特公司未在收货单据上签字,且根据双方的交易习惯,其送货后被告艾森特公司均未签字。被告艾森特公司称其并未收到该份合同项下的货物。原告宁波天安公司向法庭提交对账函一份,该对账函上载明:截止2015年1月31日,被告艾森特公司尚欠产品款103.58万元,请予核对。在该对账函下方的《账户核对回执单》上载明:经核对,截止2015年3月19日,我单位确认应付贵单位产品款103.58万元。该回执单上加盖有被告艾森特公司印章。针对该份对账单,被告艾森特公司向法庭提交其法定代表人彭振华与原告宁波天安公司工作人员田军辉的电话录音一份,在该录音中,彭振华询问对账函盖章的过程,田军辉称:“那天早上我到你公司,你不在,那个,我到财务办公室刚好看见公章在桌子上,就顺手把公章给盖上了”。案件审理过程中,田军辉到庭说明其与蒋新建一起去艾森特公司对账,当天彭振华不在,蒋新建称其去抽烟,大概一分钟左右蒋新建称对账单已经盖好了,遂他们二人迅速离开了艾森特公司,其并未看到盖章的过程。蒋新建也到庭说明其与田军辉一起去艾森特公司对账,艾森特的财务人员看欠款无异议便在对账函上盖章。被告艾森特公司还向法庭提交2012年12月21日的《催货函》一份,内容为:宁波天安公司,贵我双方于2012年7月16日签订的设备销售合同,约定我公司向贵公司订购20KV箱式变电站一台,20KV户外环网箱一台,我公司已经按照合同约定于2012年8月13日预付贵公司7万元货款,现已具备发货条件,敬请贵公司及时按约定发货。该《催货函》上有田军辉的签字。同时提交宁波天安公司于2012年12月28日出具的《关于要求付款的函》一份,内容为:艾森特公司,贵公司于2010年12月30日向我公司订货63.9万元,已预付设备款15万元;2011年3月10日向我公司订货8.68万元,已预付设备款4万元,我公司均已按合同约定发货,以上两合同扣除预付款项后,贵公司尚欠我公司53.58万元,贵公司于2012年7月16日再次订货57万元,仅预付了7万元设备款,现贵公司要求发货,因以前两份合同所欠货款未按合同约定支付,故请贵公司近期立即将之前所欠货款付清,否则按照规定我公司不能发货。
上述事实,有《天安集团输变电设备销售合同》、《敬请付款的函》、《账户核对回执单》、增值税发票、《催货函》、《关于要求付款的函》、电话录音及当事人陈述及庭审笔录在卷佐证。
本院认为,原告宁波天安公司与被告艾森特公司于2010年12月30日,2011年3月10日、2012年7月16日签订的《天安集团输变电设备销售合同》系双方当事人真实意思表示,内容不违反法律、行政法规的强制性规定,应为有效,双方均应依约履行各自合同义务。现原、被告双方对2010年12月30日,2011年3月10日签订的二份《天安集团输变电设备销售合同》中,原告宁波天安公司已履行交付义务无异议,对于剩余货款,被告艾森特公司应予支付。关于2012年7月16日签订的《天安集团输变电设备销售合同》的履行情况,原告宁波天安公司提交《敬请付款的函》、《账户核对回执单》证明其已经交付了涉案货物,但结合电话录音,田军辉、蒋新建的陈述以及《催货函》、《关于要求付款的函》等证据,相互间存在多处矛盾,故对《敬请付款的函》、《账户核对回执单》的证明目的不予认可。当事人对自己提出的诉讼请求所依据的事实或者反驳对方诉讼请求所依据的事实,应当提供证据加以证明,但法律另有规定的除外。当事人未能提供证据或者证据不足以证明其事实主张的,由负有举证证明责任的当事人承担不利的后果。原告宁波天安公司应对其交付货物负有举证责任,现原告宁波天安公司未能提供充分证据证明其已经履行了交货义务,应当承担举证不能的法律后果。2010年12月30日的合同价款为63.9万元,2011年3月10日的合同价款为8.68万元,三份合同项下,被告艾森特公司共计支付货款26万元,对于剩余货款46.58万元,被告艾森特公司依法应予支付。关于原告宁波天安公司主张被告艾森特公司承担自2011年4月9日至款项付清之日的逾期付款利息,因原、被告均未提交证据证明交货时间及通电时间,故不能确定逾期付款利息的准确起算时间,故酌情调整为以46.58万元为基数,自2012年10月1日至判决给付之日,按照中国人民银行同期贷款利率计算。综上,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合同法》第六十条、第一百零七条、第一百零九条、第一百一十三条,《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的解释》第九十条之规定,判决如下:
一、被告西安市艾森特科工贸有限责任公司于本判决生效后十日内向原告宁波天安(集团)股份有限公司支付货款46.58万元并承担逾期付款利息(以46.58万元为基数,自2012年10月1日至判决给付之日,按照中国人民银行同期贷款利率计算);
二、驳回原告宁波天安(集团)股份有限公司其余诉讼请求。
如果未按照本判决指定的期间履行给付金钱义务,应当按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二百五十三条之规定,加倍支付迟延履行期间的债务利息。
案件受理费14122元(原告已预交),由原告自行负担5970元,由被告负担8152元,被告负担部分,于上述付款时间一并支付原告。
如不服本判决,可在判决书送达之日起十五日内,向本院递交上诉状,并按对方当事人的人数提出副本,上诉于陕西省西安市中级人民法院。


审 判 长  相 帆

审 判 员  黄宸瑞

人民陪审员  樊魁元

二〇一六年七月二十一日

书 记 员  陈 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