包工头通过上访获取施工费后,承包人能否按不当得利要求返还?
--------北京***建筑劳务有限公司与张**不当得利纠纷案
案情回顾:
2015年7月20日,北京建工集团有限责任公司将其承包的杭政储出[2013]57号地块商业商务用房及商品住宅(设配套公建)二标段商办区基坑内支撑及栈桥工程与北京***建筑劳务有限公司签订了《杭政储出[2013]57号地块商业商务用房及商品住宅(设配套公建)二标段商办区基坑内支撑及栈桥工程劳务分包合同》(以下简称《劳务分包合同》)。
2015年10月3日,北京***建筑劳务分包有限公司将其所承揽的杭州华家池商办内支撑及栈桥工程的混凝土分项工程以固定综合单价28元/立方米承包给张**。2017年4月6日,北京***建筑劳务有限公司又就同一项目,将模板分项工程以35元/平方米的固定综合单价、合同外零星用工均为140元/工日与张**签订了《劳务合同书》。
2017年8月底上述工程全部施工完毕。北京**建筑劳务有限公司与张**于2017年9月4日签订了《张**木工班组结算单》及《张**混凝土班组结算单》,结算合价分别为581187元和278404元,共计859591元。自《劳务合同书》签订至2017年9月4日,张**共支款225336元,领物折合4446元,扣除未拆模板款26710元,加上给他人帮工费用2870元,尾款分别为550031元和20198元,故张**应得尾款为570229元。
2017年10月18日,中国共产党第十九大在北京胜利召开,因张**对工程结算款不满,在十九大召集之际纠结多人围堵杭州市人民政府、杭州市劳动监察局,严重影响了杭州市人民政府、杭州市劳动监察局的正常工作,也给北京建工集团、北京***建筑劳务有限公司造成严重的负面影响。
2017年10月25日,北京建工集团与北京***建筑劳务公司、张**、在杭州市劳动监察等部门强烈干预下,北京建工集团、北京***建筑劳务公司与张**等,在杭州市劳动监督局召开会议,并形成会议纪要:以实付款550031元和20198元为基础,追加张**混凝土班组、木工班组提出的零工、窝工及其它补偿共计170000元,由北京建工集团直接将170000元支付给张**。2018年2月份,北京建工集团与北京***建筑劳务有限公司完成工程款结算,北京建工集团将支付给张**的170000元在应付工程款中直接扣除。
北京***建筑劳务有限公司因对张**非法取得17万元工程款的行为不服,于2018年7月23日向被告张**住所地河南省罗山县人民法院起诉。
审理过程:
2018年10月份该案在河南省罗山县人民法院开庭审理。原告北京***建筑劳务有限公司及委托代理人郭叔平,被告张**到庭。本案争议焦点:
1、张**取得的170000元是否具有合法性?
2、北京***建筑劳务有限公司是否受到了实际损失。
围绕案件争议焦点,原告代理人认为:在杭州市劳动监察局形成的《会议纪要》虽是在政府部门主导下形成的,但原告已经与被告张**于2017年9月4日完成了《张**木工班组结算单》及《张**混凝土班组结算单》,两份结算单是双方真实意思表示,被告张**虽未在《张**木工班组结算单》上签字,但原告提交的相关证据可证明张**随后在原告处多次取工程款时对该结算单并无异议。既然原告与被告已完成涉案工程的全部结算,被告就再无任何理由,提出非法要求。
《会议纪要》是在杭州市人民政府、杭州市劳动监察局强行压制下形成的,而且原告的派出人员并没有在《会议纪要》文件上签字确认;170000元工程款支付主体是北京建工集团,原告没有付款行为,而且北京建工集团向张**付款时没有经原告同意和确认,因此,向张**支付170000元的行为不能证明:原告对170000元的合法性、合理性进行了认可。
二、被告获取170000元,已经使原告遭受经济损失。
原告提交的《结算书》可以证明:北京建工集团已在《结算书》中扣除了应支付给原告的170000元工程款。虽然截止目前,北京建工集团未全部完成向原告的给付工程款的行为,但结算书做了即将履行的文件,原告实际遭受的经济损失必然发生。
综上,按照《民法通则》关于“不当得利”的构成要件,被告获取的170000元已符合“不当得利”,被告张**应向原告返还170000元。
判决结果:
本案经过二审开庭审理后,2019年1月15日,河北省信阳市中级人民法院作出二审终审判决。判决如下:
一、撤销罗山县人民法院(2018)豫1521民初203*号民事判决;
二、张**于本判决生效后10日内返还北京***建筑劳务有限公司170000元及利息(170000元的利息,自2017年10月21日起至付清该款之日止,按银行同期贷款利率计算)。
一、二审诉讼费各3700元,由张**承担。本判决为终审判决。
律师点评:
在当前社会中,仍然普遍存在行政干预司法,以及部分群众通过政府权力解决司法问题以实现非法目的、获取非法利益的现象。本案就属其中一例。
就本案而言,被告张**,利用党的十九大召开之际,非通过双方正常的索赔程序,而是利用敏感时期和企业害怕政府处理企业经营问题等心里软肋,通过非正常、非合法手段要求政府插手经济纠纷。因此张**的行为具有非法性。
原、被告双方早在2017年9月4日签订了《张**木工班组结算单》及《张**混凝土班组结算单》。而2017年8月底承包的工程已全部施工完毕。因此,可以认为:原、被告双方已经没有了因施工工程变更引起的工程增量问题和费用增加问题。被告张**在结算已完成的情况下,又通过政府部门要求解决纠纷已于法无据。


附:(该案一审、二审判决书)

河南省罗山县人民法院民事判决书
(2018)豫1521民初203*号

原告北京***建筑劳务有限公司,住所地:北京市房山区。法定代表人:冯**,该公司总经理。委托诉讼代理人:郭叔平,河北恒星律师事务所 律师。被告:张**,男,1977年8月出生,汉族,住罗山县。
原告北京***建筑劳务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北京中泰纳祥公司)与被告张**不当得利纠纷一案,本院于2018年7月23日立案后,依法适用普通程序,公开开庭进行了审理。原告北京***建筑劳务公司的委托诉讼代理人郭叔平与被告张**到庭参加诉讼。本案现已审理终结。
原告北京***建筑公司向本院提出诉讼请求:


1、被告返还原告170000元及利息(按银行同期贷款利率,自2017年10月25日起计算至付清全部劳务费之日止);

2、本案诉讼费用由被告负担。事实和理由:2015年10月3日,原告所承揽的杭州华家池商办内支撑及栈桥工程的混凝土分项工程以固定综合单价28元/立方米承包给被告。2017年4月6日,原告又就同一项目,将模板分项工程以35元/平方米的固定综合单价承包给被告,并约定合同外零星用工均为140元/工日。2017年8月底上述工程全部完毕。双方于2017年9月4日办理签订了《张**木工班组结算单》及《张**混凝土班组结算单》,结算合价分别为581187元和278404元,合计859591元。双方签订两份《劳务合同书》起至2017年9月4日前,被告合计支款225336元,领物折合4446元,扣除未拆模板款26710元,加上给他人帮工费用2870元,尾款分别为550031元和20198元,故被告应得尾款为570229元。2017年9月4日至10月20日期间,被告及同项目钢筋承包班组长张**,在党的十九大召开之际,恶意上访至杭州市劳动监察部门称讨要工程款。被告虚报假报工人工资表给该部门及公安部门,该部门适用维稳原则,要求先行按照被告提供的工人工资表向被告支付了740229元。原告认为,被告在特殊时期利用非法手段,无事实和法律依据非法获取原告170000元,依法应承担返还工程款及支付利息的法律责任,请求判如所请。
被告张**辩称,该笔170000元款项是经北京建工集团确认后,并由北京建工集团实际发给农民工个人,且追加的该笔款项是因窝工产生,是合法的。如该笔款项可能存在不当得利,则起诉主体是北京建工集团,而非原告,原告主体不适格。在结算前,我要求就窝工费用一并结算,原告不同意,让我直接找北京建工集团要窝工费。后双方于2017年9月20日就不包括窝工费进行了结算,我应得尾款570229元。因原告无法支付上述尾款和窝工费,我找北京建工集团解决拖欠农民工工资。2017年9月20日,北京建工集团及原、被告共同参加的会议,会议纪要达成意见的第一条:以实付款570229元为基础,追加木工班组和混凝土班组提出的零工、窝工及其他补偿共170000元,合计全部用于支付农民工资。上述款项经北京建工集团一并予以确认,并形成会议纪要,且原告在场并未提出异议。该笔170000元的款项系追加给零工、窝工的补偿即农民工工资,不存在不当得利。综上,原告所诉无事实和法律依据,且现有证据无法证明其主张,请求依法驳回其各项诉讼请求。
经审理查明:2015年7月20日,北京建工集团有限责任公司(以下简称北京建工集团)与原告北京***建筑公司签订《杭政储出[2013]57号地块商业商务用房及商品住宅(设配套公建)二标段商办区基坑内支撑及栈桥工程劳务分包合同》(以下简称《劳务分包合同》),将该工程劳务发包给原告。2015年10月3日,原告与被告张**签订《劳务合同书》,由被告承包混凝土分项工程劳务。2017年4月6日,原告与被告张**又签订《劳务合同书》,由被告承包模板分项工程劳务。2017年9月4日,双方经结算,木工班组工程劳务款合价为581187元,扣除被告已支款等,原告仍应实付被告550031元;混凝土班组工程劳务款合价为278404元,扣除被告已支款等,原告仍应实付被告20198元。因原告拖欠被告班组工资,导致工人上访等。2017年9月20日,北京建工集团与原、被告双方、杭州市劳动监察等部门召开会议,并形成会议纪要:以实付款550031元和20198元为基础,追加混凝土班组、木工班组提出的零工、窝工及其它补偿170000元,合计全部用于支付农民工工资。原告方人员未签字盖章。后上述款由北京建工集团直接发给农民工个人。上述事实,有当事人陈述、《劳务分包合同》、《劳务合同书》、张**木工班组结算单、张**混凝土班组结算单、工资表、电子银行回单、会议纪要等证据在卷佐证,并经本院开庭质证与审查,可以采信。
本院认为,当事人对自己提出的主张,有责任提供证据。当事人未能提供证据或者证据不足以证明其事实主张的,由负有举证证明责任的当事人承担不利的后果。上述追加混凝土班组、木工班组提出的零工、窝工及其它补偿170000元款系由北京建工集团直接发给农民工个人,原告北京***建筑劳务公司提供的证据不能证明其因此受到损失及被告张**取得不当利益,故对原告的诉讼请求,本院不予支持。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法总则》第一百二十二条、《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六十四条第一款、《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的解释》第九十条规定,判决如下:
驳回原告北京**建筑劳务有限公司的诉讼请求。案件受理费3700元,由原告北京**建筑劳务有限公司负担。如不服本判决,可在判决书送达之日起十五日内,向本院递交上诉状,并按对方当事人的人数提出副本,上诉于河南省信阳市中级人民法院。

审判长 詹  *

审判员 杨*国

人民陪审员 陈*凤

二零一八年十一月十二日



河南省信阳市中级人民法院民事判决书
(2018)豫15民终56*6号
上诉人(原审原告)北京**建筑劳务有限公司。法定代表人冯**,该公司总经理。委托诉讼代理人沈**,该公司股东。委托诉讼代理人郭叔平,河北恒星律师事务所 律师。被上诉人(原审被告)张**,男,1977年8月23日出生,汉族,住罗山县。委托诉讼代理人卢心忠,河南天风律师事务所律师。
上诉人北京***建筑劳务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公司)因与被上诉人张**不当得利纠纷一案,不服罗山县人民法院(2018)豫1521民初203*号民事判决,向本院提起上诉。本院受理后依法组成合议庭审理了本案。纳祥公司的委托诉讼代理人沈**、郭叔平,被上诉人张**及其委托诉讼代理人卢**到庭参加诉讼。本案现已审理终结。
原审查明:


2015年7月20日,北京建工集团有限责任公司(以下简称北京建工集团)与北京***建筑劳务有限公司签订《杭政储出[2013]57号地块商业商务用房及商品住宅(设配套公建)二标段商办区基坑内支撑及栈桥工程劳务分包合同》(以下简称《劳务分包合同》),将该工程劳务发包给北京***建筑劳务有限公司。2015年10月3日,北京***建筑劳务有限公司与张**签订《劳务合同书》,由张**承包混凝土分项工程劳务。2017年4月6日,北京***建筑劳务有限公司与张**又签订《劳务合同书》,由张**承包模板分项工程劳务。2017年9月4日,双方经结算,木工班组工程劳务款合价为581187元,扣除张**已支款等,北京***建筑劳务有限公司仍应实付张**550031元;混凝土班组工程劳务款合价为278404元,扣除张**已支款等,北京**建筑劳务公司仍应实付张**20198元。因北京***建筑劳务公司拖欠张**班组工资,导致工人上访等。2017年9月20日,北京建工集团与北京***建筑劳务有限公司、张**双方、杭州市劳动监察等部门召开会议,并形成会议纪要:以实付款550031元和20198元为基础,追加混凝土班组、木工班组提出的零工、窝工及其它补偿170000元,合计全部用于支付农民工工资。**公司人员未签字盖章。后上述款由北京建工集团直接发给农民工个人。
原审认为,当事人对自己提出的主张,有责任提供证据。当事人未能提供证据或者证据不足以证明其事实主张的,由负有举证证明责任的当事人承担不利的后果。上述追加混凝土班组、木工班组提出的零工、窝工及其它补偿170000元款系由北京建工集团直接发给农民工个人,纳祥公司提供的证据不能证明其因此受到损失及张**取得不当利益,故对**公司的诉讼请求,本院不予支持。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法总则》第一百二十二条、《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六十四条第一款、《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的解释》第九十条规定,原审判决如下:驳回北京***建筑劳务有限公司的诉讼请求。案件受理费3700元,由北京***建筑劳务有限公司负担。
上诉人北京***建筑劳务公司上诉称:北京建工集团代替北京***建筑劳务公司向张**支付740229元没有事实和法律依据,原审法院依据会议纪要认定张永久混凝土班组、木工班组提出的零工、窝工及其它补偿170000元款错误。请求依法改判或者发回重审。
被上诉人张**答辩称:北京建工集团代替北京***建筑劳务公司向张**支付740229元有事实和法律依据,原审法院依据会议纪要认定张**混凝土班组、木工班组提出的零工、窝工及其它补偿170000元款正确。请求驳回上诉,维持原判。
本院认为:北京***建筑劳务公司与张**签订《劳务合同书》,系双方当事人的真实意思表示,没有违反法律、行政法规的强制性规定,该合同合法有效,双方约定按照合同约定履行。没有合法根据,取得不当得利,造成他人损失的,应当将取得的不当利益返还受损失的人。2017年9月4日,北京***建筑劳务公司与张**结算,木工班组工程劳务款合价为581187元、混凝土班组工程劳务款合价为278404元,扣除张**已支款项,北京***建筑劳务公司下欠张**570229元,因北京***建筑劳务公司拖欠张**班组工资,导致工人上访,2017年10月20日,北京建工集团代替**公司向张**支付740229元,其中170000元不属于北京**建筑劳务公司公司应当支付给张**班组工程劳务款项,造成北京***建筑劳务公司损失,张**依法应当返还。北京**建筑劳务公司的上诉理由成立,本院予以采纳。依据《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一百七十条第一款(二)项的规定。
判决如下:
一、撤销罗山县人民法院(2018)豫1521民初203*号民事判决;二、张**于本判决生效后10日内返还北京***建筑劳务有限公司170000元及利息(170000元的利息,自2017年10月21日起至付清该款之日止,按银行同期贷款利率计算)。
一、二审诉讼费各3700元,由张**承担。本判决为终审判决。

审判长   郑*飞

审判员   左*新

审判员  李  *

二零一九年一月十五日